告別一元時代——繼共享單車之后,已經逐鹿約5年時間的共享充電寶,近期以漲價之姿重回公眾視野。
  “我逛商場就會用到共享充電寶,漲得挺多的,但是由于經常忘記帶,所以還是會用。”張丹(化名)是一位共..." />
|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大資管時代
|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
獨家內容
您的位置:首頁 > 新一代信息技術 > 互聯網+
共享充電寶漲價:“三電一獸”領漲 自造血還是渠道裹挾
2019-09-27 10:09
來源:新京報
字體: [   ]

  告別一元時代——繼共享單車之后,已經逐鹿約5年時間的共享充電寶,近期以漲價之姿重回公眾視野。

  “我逛商場就會用到共享充電寶,漲得挺多的,但是由于經常忘記帶,所以還是會用。”張丹(化名)是一位共享充電寶長期用戶。其近期一項訂單顯示,9月12日19時51分租用小電充電寶,21時歸還時收費4.5元。

  如今,租用來電、云充吧等共享充電寶兩個小時費用均為4元。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共享充電寶調價后普遍為2元/小時,以餐飲、酒店等大眾消費區為主。而在景區、口岸等特殊場景,有漲到5-8元/小時的情況。

  目前,共享充電寶市場基本形成“三電一獸”的格局,這一行業也早已進入盈利階段。對于漲價,專家表示,回歸正常商業邏輯后,調整價格系常態。業內人士則向新京報記者透露,共享充電寶漲價存在渠道裹挾的情況。行業地推入場競爭較為畸形,共享充電寶企業互相競爭讓利,一些入駐門店坐地起價。

  巨頭時代

  “三電一獸”稱霸市場,收費告別“白菜價”

  “總有會忘帶充電寶,或充電寶不夠用的情況。”林森(化名)今年4月排隊等吃飯時用過共享充電寶,彼時共享充電寶已經供不應求,但仍是“白菜價”:租用一個小時1塊錢。

  漲價風潮起于今年下半年。街電相關負責人受訪時表示,今年春節后,公司為達到運營平衡開始調整價格,定價普遍漲到2元/小時,有些場景入駐競爭激烈的定價還更高。9月時,一家餐飲門店的怪獸充電寶顯示,收費標準2.5元/小時。來電同樣有可能加入漲價行列,其大部分場景定價為1-2元/小時。

  “我們不希望看到漲價。但是如果其他友商都漲價,也不排除,日后根據行業發展情況,酌情動態調整。”來電科技CMO任牧9月25日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據了解,共享充電寶此次并非一刀切式的全行業全場景提價,也沒有清晰的提價輪次,但從總體上看,行業的收費標準的確比之前有所提高。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共享充電寶已經漲價至2-4元/小時,大多收費集中在2元/小時。

  如今漲價的玩家,主要為共享充電寶頭部企業“三電一獸”。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共享充電寶用戶規模預計將超過3億人。2019年上半年中國共享充電寶用戶份額,街電以40.5%占比排名行業第一,而小電、怪獸及來電占比分別為23.6%、20.9%和11.7%。

  2017年是共享經濟元年,資本的青睞讓共享充電寶風光無限。乘著風口,2017年春夏之交的40天時間里,共享充電寶行業拿到11筆融資,近35家機構入局,融資額約為12億元,這個融資數額是2015年共享單車剛出現時獲得融資額的近5倍。一哄而上快速迎來洗牌重整。當年10月,樂電宣布停止運營,在此之前,已經有河馬充電、小寶充電等企業出局。此外,包括泡泡充電、創電等多家企業走到項目清算階段。

  目前,共享充電寶行業基本進入到巨頭階段,“三電一獸”背后多有資本力量加持。2017年8月,聚美優品宣布完成對街電的收購,其全資子公司將持有街電60%的股份。曾任職阿里的唐永波則在2016年創辦了小電,其曾先后完成金沙江創投和王剛領投的數千萬元天使輪融資,騰訊、元璟資本近億元A輪融資,紅杉中國和高榕資本領投的3.5億元B輪融資。

  此外,創建于2014的來電科技,曾獲得SIG海納亞洲、紅點創投中國基金、九合創投等2000萬美元A輪融資。而怪獸充電的創始人蔡光淵曾任優步上海的總經理兼全國市場總監,創始團隊來自美團、優步、阿里巴巴、百度等公司。怪獸充電在2017年獲得兩輪融資,順為資本、小米科技、高瓴都曾參與。

  不過,進入2018年,融資趨緩,2018年3月小電宣布完成數億元B+輪融資;2018年底,怪獸充電完成了新一輪3000萬元融資。除此之外,共享充電寶行業再難看到資本注入。

  激烈搶食

  充電寶企業地推競爭,有些場景入場費不菲

  “共享充電寶漲價和共享單車漲價是一個邏輯,經過前期競爭,市場格局洗牌之后,頭部企業出線,用戶消費習慣也被培育。如今調整價格,賺取利潤是合理的商業發展軌跡。”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告訴新京報記者。

  實際上這也是國內地推江湖的潛規則。任牧告訴新京報記者,共享充電寶漲價其一主要為激烈的市場競爭,使得渠道成本進一步提升。此外,在一些場景,漲價的主動權并不掌握在共享充電寶企業手里,而是商家。有時,商家為多獲收益,會主動要求在店里定更高的價錢。“這種情況下,我們會給商家提建議,但是否采納,主動權在商家。”

  業內人士文先生(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共享充電寶漲價需要分兩個情況來看,第一種是正常漲價,行業玩家慢慢在調價,大家需要賺錢,行業需要健康有序發展,這是必然規律。另一種漲價存在渠道裹挾的情況,有些場景入駐需要不菲的入場費,尤其是一些娛樂場所。

  “一瓶礦泉水正常零售價就1-2元,但是在飯店、酒吧、KTV,以及車站機場等場景的售價就可能達到幾倍或十幾倍。”文先生表示,行業地推入場競爭較為畸形,共享充電寶企業互相競爭讓利,一些入駐門店坐地起價,也令消費者使用費水漲船高。剛開始,共享充電寶企業與入駐門店商定五五分,但是其他企業提出三七分,或者一九分。

  “共享充電寶的地推競爭比較激烈,當時有多家品牌前來推廣,目前門店有街電和小電兩家。”福州一家連鎖餐飲的門店負責人萬達(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共享充電寶是新事物,許多門店都有入駐,消費者的使用頻率也高。對于共享充電寶品牌入駐,門店并不吃虧,可以得到一筆收入,目前分成是五五開。

  實際上,如此穩賺不賠的生意入駐商家也很青睞。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商家與共享充電寶品牌合作的主要原因,是獲得共享充電寶利潤的分成和與同行競爭者保持一致,其次才是吸引消費者和提升消費體驗。

  漲價背后

  共享充電寶行業實現盈利,上調價格“造血”

  低價戰略只是商業推廣的手段。對以租金為主要盈利來源的共享充電寶行業,上調價格無疑是一針強心劑。企業需要逐步緩解之前巨額補貼所帶來的虧損壓力,逐步提高費用標準減少收支差,這也有利于企業的后續融資。

  共享充電寶誕生之初,艾瑞咨詢數據曾顯示,來電科技、小電科技、怪獸充電寶的成本100-150元,每個充電寶一天平均租借頻次為一次,單次收入為1元左右,單個充電寶回本周期平均4.5個月。

  若按此推算,共享充電寶行業早已進入盈利階段。街電CEO萬里曾透露,2018年下半年,共享充電寶經過市場驗證實現規模營收,“幾家頭部企業陸續實現了盈利。”截至2019年上半年,街電累計用戶量已達1.07億,成為共享充電寶行業累計用戶量首個突破億級別平臺。而聚美優品的財報顯示,街電去年營收超8億,營業利潤約3700萬元。

  “目前各玩家訂單流水不錯,財務數據也還行,無論戰略投資還是財務投資,都算是一個不錯的投資標的。”有業內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2019年將是共享充電寶行業的關鍵年份,資本將關注該行業,格局或生變。

  今年4月,有消息稱,螞蟻金服或正在攢局撮合國內兩大共享充電寶品牌街電與小電合并。對此,街電方面向新京報記者回應稱,“消息不屬實。”小電方面則表示,不予置評。

  對于共享充電寶“悶聲發大財”的觀點,任牧認為,共享充電寶行業經過5年發展競爭,在很多城市已經發展相對成熟,頭部幾家玩家全部具備了盈利能力,并且基本實現了盈虧平衡甚至盈利。他提到,企業要為合作商家創造價值,實現多方共贏,承擔較高的運維及入場成本。還要面向未來,加大技術研發才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持久發展。

  “回歸正常的商業邏輯后,調整價格是一個常態,但個別場景漲價太過分,由一個極端到另外一個極端,這是不可取的。”丁道師表示。對于共享充電寶的前景,丁道師認為,共享充電寶可以賺錢,只要能活下來,養護成本比共享單車低,也沒有政策風險,目前正處于回歸正常理性的階段。

  一位知名投資機構的投資人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共享充電寶行業是一個挺好的投資賽道,可以賺錢。而近期,美團點評被傳出,將在全國大規模重啟共享充電寶項目。2017年,美團共享充電寶項目第一次開始小規模測試,后被擱置。此次再啟動擴張,或許也看到了其他玩家甜頭。(陳維城)


本網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如因無法聯系到作者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與本網站聯系,我們將采取適當措施。

關注微信公眾號:

關于我們 | 廣告刊例 | 訂閱服務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

北京赛车开奖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