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大資管時代
|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
獨家內容
您的位置:首頁 > 其它 > 獨家內容
全球前20大外資流入目的地 發展中及轉型經濟體占一半 | 資本前沿
2019-07-26 11:07
來源: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本文首發于2019年7月18日期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2018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流量繼續下降,減少13%至1.3萬億美元。這是全球FDI連續第三年下降。主要是由于美國2017年底實施的稅改促使美國跨國企業在2018年前兩個季度將大量留存的海外收益匯回,導致發達國家中一些傳統外資流入大國的FDI流入出現負增長。此外,部分主要外資吸收國加強外資項目審查機制,將一些大型外資項目拒之門外,也減少了外資流入。

  //美國仍是最大的外資接受國//

  流入發達經濟體的外國直接投資減少了了27%,降至2004年來最低。流入歐洲的投資減少了一半,不到2000億美元,主要原因是資金匯回導致了幾個主要外資流入國出現凈流出。流入愛爾蘭和瑞士的FDI分別為-660億美元以及-870億美元。受脫歐進程影響,英國外資流入也大幅下降了36%。流入美國的外資也減少了9%,至2520億美元。這主要是由于跨境并購下降了1/3。流入澳大利亞的FDI達到600億美元的歷史新高。

  流入發展中經濟體的外國直接投資小幅增長,增長了2%。由于發展中經濟體外資流入的增長以及發達經濟體外資流入的大幅下降,發展中經濟體占全球FDI的比重上升到54%,創歷史新高。

  雖然非洲許多較大的外資接受國吸收外資水平下降,但流入該地區的FDI仍然增長了11%,達460億美元。這一增長得益于對資源的持續投資、投資的多樣化以及南非在持續幾年投資低迷后的復蘇。

  作為全球外資流入最多的地區,亞洲發展中經濟體的外資流入增長了4%,保持穩定。該區域公布的綠地投資項目的金額翻了一番,從2017年的停滯狀態強勁反彈,顯示了持續的投資活力。

  拉美和加勒比地區的外資下降了6%,未能保持2017年的增長勢頭,重回過去長期下滑的局面。該地區外資仍然比大宗商品繁榮時的峰值低27%。

  流入轉型經濟體的FDI在2018年繼續呈下降趨勢,減少了28%至340億美元,主要原因是流入俄羅斯的資金減少了49%。

  在全球前20大外資流入目的地中,發展中及轉型經濟體仍占一半。美國仍是最大的外資接受國,外資流入達2520億美元;其次是中國,為1390億美元。中國香港及新加坡分別排在第3和第4位。

  2018年發達國家對外投資大幅下降了40%,為5580億美元。美國跨國公司的大規模資金回流使美國對外投資出現負的凈流出,導致美國未能進入2018年全球20大對外投資經濟體名單。但歐洲跨國公司的對外投資增長了11%,達到4180億美元。法國成為第三大投資來源國,2018年對外投資超過1000億美元。

  發展中經濟體對外投資下降了10%,降至4170億美元。亞洲發展中經濟體的對外投資下降了3%,為4010億美元;中國對外投資連續第二年下降。拉美和加勒比的對外投資急劇下降。

  2018年下半年全球并購交易出現增長,緩沖了美國稅改導致的全球FDI的下降。全年跨境并購額增長了18%。這主要由美國跨國公司海外子公司推動的。

  2018年全球綠地投資出現反彈,同比增長41%,達9610億美元,但各地區很不均衡。制造業綠地投資扭轉了長期下滑趨勢,已宣布的項目金額同比增加了35%。大部分綠地投資發生在亞洲,但非洲的綠地投資也大幅增長了60%,拉美及加勒比地區綠地投資急劇下降。

  //跨國公司是全球研發的主要投入者//

  隨著美國稅改對美企海外收益回匯的影響逐漸減弱,預計2019年發達經濟體的外國直接投資將出現反彈。綠地投資對全球FDI趨勢有預示作用。2018年宣布的綠地項目同比增長了42%,表明跨國公司計劃在今后幾年擴大投資。

  但受投資貿易保護主義以及地緣政治因素影響,2019年全球FDI的復蘇將是溫和的,預計增長10%,約1.5萬億美元,仍低于過去10年的平均水平。

  自2008年以來,外國直接投資趨勢呈現長期低迷的趨勢。主要原因包括外國直接投資回報率下降、跨國公司海外投資呈現輕資產傾向以及全球投資政策環境惡化。

  國際生產日益呈現輕資產特點,其持續擴張很大程度上是由無形資產以及非股權形式的國際生產方式驅動的。這體現在特許權使用費、許可費和服務貿易的增長明顯快于外國直接投資和貨物貿易的增長。2018年全球100強跨國公司的排名也證明工業跨國公司正在下滑,一些企業甚至掉出了榜單。

  跨國公司是全球研發的主要投入者。全球100強跨國公司的研發支出占全球企業研發的1/3以上。科技、制藥和汽車企業是最大的研發投入者。發展中經濟體100強企業的研發投入強度(與銷售額之比)明顯更低。跨國公司在研發領域的綠地投資相當可觀,且保持增長。過去五年,跨國公司共宣布了5300個海外研發項目,占綠地投資項目的6%以上,高于之前五年的4000個。45%的項目位于發展中經濟體和轉型經濟體。大多數與研發有關的外資項目都是附加值相對較低的設計、開發和測試活動,而不是基礎研究。

  國有跨國公司數量穩定,但國外收購放緩。全球有近1500家國有跨國公司,與2017年持平。歐洲跨國企業占全球的1/3多,另外45%來自發展中經濟體,其中18%來自中國。全球100強跨國公司中,國有跨國公司占16家。國有跨國公司的并購額占全球的比例從2008-2013年年均超過10%逐漸下降至2018年的4%。

  //外國投資限制和法規不斷增長//

  2018年,約55個國家和經濟體出臺了至少112項影響外國投資的政策措施。其中2/3的措施致力于自由化、促進和便利新的投資。34%的措施對外資作出了新的限制或規定,這是自2003年以來的最高比例。它們主要反映了對關鍵基礎設施、核心技術和其他敏感商業資產的外國所有權在國家安全方面的關切。針對國家安全問題,發達國家采取了一些新的措施。

  由于政府干預,2018年許多超過5000萬美元的跨境并購均告失敗。至少有22筆交易因監管或政治原因被凍結或撤銷,為2017年的兩倍。出于國家安全考慮,9起被暫停,3起因反壟斷主管機構的關切而被撤銷,另外3起因其他監管原因被中止。此外,有7筆交易因東道國當局的批準延遲而被放棄。

  近年來,各國在加強外商投資的審查機制,對外國直接投資的審查變得更加普遍。至少有24個國家(占全球FDI總量的56%)建立了專門的外國投資審查機制。外資國家安全審查最初是作為限制外國參與國防工業的一種手段。此后逐漸擴大到保護其他戰略性產業和關鍵基礎設施,現在則被用來保護被認為在新工業革命時代對國家競爭力至關重要的核心科技和技術。

  從2011年以來,至少有11個國家引入了新的篩查機制,至少有41項對現有制度的修訂。大多數修訂通過增加接受審查的部門或活動、降低審查門檻或擴大外國投資的定義,擴大了審查的范圍。其他新的法規擴大了外國投資者的披露義務,延長了審查程序的法定時限,或對不遵守通知義務的行為引入了新的民事、刑事或行政處罰。

  但總的看,吸引投資仍是國別投資政策的主流。大多數新的投資政策措施仍然朝著自由化和促進及便利投資的方向發展。許多國家取消或降低了各種行業外資準入限制。簡化或精簡外國投資行政程序的趨勢仍在繼續。此外,一些國家為特定行業或地區的投資提供了新的財政激勵措施。

  2018年,簽署了40項新的國際投資協定,包括30個雙邊投資協定和10個有投資條款的其他協定。一些新的協定,包括主要投資國簽訂的大型區域性協定,納入了一些新的條款,將對全球國際投資協定體制產生深遠影響。同時,許多國家還在制定新的投資協定范本和指導原則,以此對未來雙邊及區域投資協定的談判和制訂施加影響。

  與此同時,終止生效的國際投資協定數量繼續上升。2018年,至少有24項終止生效,其中20項是單方面的,4項是替代性的(通過新條約的生效)。截至2018年底,終止生效的國際投資協定總數達到309個(其中61%發生在2010年以后)。

  截至2018年底,全球共有3317個國際投資協定,包括2932個雙邊投資條約和385個有投資條款的其他協定。其中生效的國際投資協定有2658個。

  2018年,投資者根據國際投資協定提起了71起公開的投資者國家爭端解決案件,與過去三年的水平基本持平。投資者國家爭端案件總數已達942起。幾乎所有爭端案件都是基于老一代投資條約。迄今為止,已有117個國家對一項或多項投資者國家爭端解決案件作出回應。

  2018年公布的仲裁裁決中,超過2/3是基于管轄權或案情做出的有利于投資者的裁決。到2018年年底,602項投資者國家爭端解決案件得到裁決。

  //中國仍為發展中國家中最大的外資吸收國//

  2018年,中國仍為發展中國家中最大的外資吸收國,吸收外資逆勢上漲,全球排名第二。2018年中國吸收外資創歷史新高,達1390億美元,占全球吸收外資總量的10%以上。全球排名僅次于美國。

  中國投資環境進一步開放和便利化。2018年,中國《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中禁止和限制類產業不斷減少,服務業以及一些制造行業加大了對外資的開放,取消或放松了對外資持股的限制。同時,投資環境不斷優化、便利化。體現在外資流入上,是制造業吸收外資的快速增長和大型并購交易的增長。

  中國外資流入有望繼續保持高水平。2019年年初,中國頒布了新的《外商投資法》,建立了外資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模式,并宣布了一系列投資便利化以及市場開放的措施,這些都有利于進一步吸引外資。受中美貿易摩擦等影響,外國投資者采取了多元化的投資策略,部分外資向東南亞和南亞轉移。但總體來看,流入中國的外資仍有望繼續保持高質量、高水平。

  中國對外投資全球排名第二,未來有望保持在較高水平。2018年中國對外投資連續第二年減少至1300億美元,僅次于日本。當前全球投資政策環境不穩定,保護主義抬頭,主要吸收外資國對外資準入的審查進一步加嚴,將一些大型的并購項目拒之門外。同時,中國加強了對外投資的有序管理,這是中國對外投資下降18%的主要原因。隨著中國企業國際化、參與國際競爭的客觀需要和“一帶一路”雙邊合作的推動,以及中國企業在加強出口導向型的對外投資以繞過貿易壁壘,減輕貿易戰影響,中國的對外投資將保持在較高水平。(作者系聯合國《世界投資報告》主編、聯合國貿易和發展組織投資和企業司司長;本文摘自聯合國2019年《世界投資報告》,有刪節)

關注微信公眾號:

關于我們 | 廣告刊例 | 訂閱服務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

北京赛车开奖链接